返回顶部

龚晓跃:我想过他们烂,没想到他们这么烂

http://www.scol.com.cn  (2010-07-13 08:18:11)  来源:今日早报  
编辑:张洋龚晓跃  

  我现在最恨的一个人叫谭伯牛,这个在国内学界颇有姿色的历史学家,逼着我看了世界杯决赛。我抗拒这场球,是因为我预计荷兰队和西班牙队会踢得很烂。这是个常识,一支已经沦为功利走狗的橙衫军与一支笃信1比0主义的前拉丁之王,因时势苟合在一起,还能整出什么好事来。

  但是我错了,我想过他们烂,却没能想到他们会这么烂。90分钟的闷战,足够把我从周公那里拉回到现实的情形,就只三次,一是德容凌空袭胸,二是斯内德踢倒对手后还假摔,三呢,是我们这伙人为了避免冷场,一直在玩着的一个小赌博,就是这场比赛究竟能贡献出多少张黄牌,有没有可能人手一张?天可怜见,我们本来是要赌所谓技术超好的西班牙人到底有本事连续传递几脚球的,众所周知,后来实在没法赌下去了。

  范马尔维克手下的中国式功夫与博斯克弟子的好莱坞式演技,是这场把人们的胃口吊得很足的决赛的两个基本点,至于我们非常在意的一个中心,则是他们为了苟活而祭起的丑陋打法。

  我所见过的世界杯决赛,堪称伟大者,是1986年阿根廷对德国那场血战,马拉多纳带领阿根廷队两球领先,鲁梅尼格统率德国队顽强扳平,布鲁查加在终场前两分钟一锤定音——在这个要钱不要脸,要胜利不要美丽的时代,这样的决赛恐怕只能弥留在我们的追忆中了。

  好吧,感谢伊涅斯塔在加时赛下半场那个进球,我们不用再看点球大战了:我真是担心他们点球也踢不进,一轮一轮罚到天明。

  喜欢为了防守而拼命倒脚的西班牙队,过了这回冠军瘾后,该想想如何把进攻拾掇得更频繁更流畅了吧。而荷兰队付出史上最丑陋打法的巨大代价,不惜由天上的雄鹰堕落成地上的老母鸡,也不能过上这把瘾,该试着飞回去了吧。当雄鹰的时候,荷兰队虽然两次与大力神杯失之交臂,然而赢回了多少敬重与泪水,至少球衣可以比现在卖得好得多。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