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埃里克森:中国孩子不踢球太怪 需姚明式偶像

www.scol.com.cn  (2014-03-24 15:36:51)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编辑:鲍凌  

埃里克森:中国孩子不踢球太怪 需姚明式偶像

对话埃里克森

  不努力,完全不可能进步

  人物周刊:对比你第一次来中国,和如今在这里工作9个月所得到的信息,你对中国足球的印象是否有变化?

  埃里克森:印象……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球员工作非常努力,纪律性很好,跟他们(在沟通意图上)完全没问题,他们都非常职业,这真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惊喜,我很喜欢。

  人物周刊:我注意到你在评价球员的时候,最常用的两个标准,第一是努力,第二是职业。为什么你认为这两点那么重要?

  埃里克森:如果你想成为更好的球员,更好的球队,你必须职业,必须努力,什么东西都不是白白得来的。不努力,完全不可能进步。

  人物周刊:但我们评价球员还有其他标准,比如身体素质、阅读比赛的能力等等。

  埃里克森:是的,但努力不意味着只是踢足球,你在健身房也要努力,好多方面。所有事情对你成为优秀的足球运动员都很重要。

  人物周刊:我知道你们这赛季目标是打进亚冠联赛,这意味着你们要在中超排名前四,是球队此前从未达到的高度。对于实现这个目标,你有什么计划?

  埃里克森:我知道这支球队两年前排名第七,上赛季升到第六,所以我们努力做得更好。我的计划就是,努力赢得比赛,能赢多少赢多少,多多益善。你一次只能参加一场比赛,你不能想两个月后会发生什么?现在最重要的是周日(中超首轮对天津队的比赛),周日太太太重要了。其他事情都是以后的事情。所有的注意力和准备都集中在周日了。

  人物周刊:你来富力队之后,队伍进步很多。俱乐部领导说你让球队在阅读比赛、团队配合等方面都有进步。你怎么评价自己在这段执教中的表现?

  埃里克森:在赛季中途加盟队伍,永远都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队员不是你挑选的,而他们已经以某种方式在工作了,而你突然加入,你要改变他们。但我觉得我们做得还可以,我来时排名12,赛季结束排名第6,这个成绩还可以。我们这个赛季怎么表现很重要。

  人物周刊:看起来你不是那种愿意回忆过往的人。

  埃里克森:对。如果你犯了错误,尽量不要再犯。但是,未来在于现在,过去的都已过去。所以现在我们就是战斗,战斗在周日,努力争胜。

  你们的大多数孩子都不玩足球

  人物周刊:作为中国球迷,我们总想知道,中国足球到底是什么问题,外国教练能给中国足球带来什么?

  埃里克森:对中国足球来说,一个大问题是足球根基不好。你看看任何一个广州的公园,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踢足球。他们玩乒乓球、篮球、羽毛球,就是从来不玩儿足球。如果你去欧洲、南美洲,所有的孩子,包括很多女孩,都玩儿足球,公园、街上,到处都是。中国没有,非常奇怪。作为一个体育大国,在奥运会上,中国是最厉害的国家之一,你们的奖牌数是第二第三。但如果看看国际足联的排名,你们排在90多位吧。这个太奇怪了。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大多数孩子都不玩足球。

  人物周刊:真的很奇怪,我小时候,班上所有男生都踢球,他们都想成为迭戈·马拉多纳。没场地时候他们甚至在街上踢。但现在……似乎是家长们不愿意让孩子们踢球了,他们觉得在中国当职业球员没有前途。

  埃里克森:但是足球很赚钱啊,这是个大运动。现在很多大俱乐部开足球学校,很多孩子去那里,我想成果大概会在5到10年后显现出来吧,那时候情况会好很多吧。我想每个人都盼望中国能出现一个球星,一个中国的足球巨星。就像你们在篮球领域里的……

  人物周刊:姚明?

  埃里克森:对。偶像也很重要。如果你们能找到自己的鲁尼、梅西、罗纳尔多,有了球星,人们就会关注。巨星可以在中国踢球,也可以在英超西甲,这个非常重要。有一天会实现的。

  人物周刊:你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吗?

  埃里克森:我肯定会有那么一天。

  是工作招摇,不是我,我没有选择

  人物周刊:我读了你新近出版的自传。很喜欢你们在蛋糕房里当学徒,一边做姜饼,一边谈论足球的故事。早期经历对你以后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埃里克森:当我8、9岁的时候,夏天就是整季的足球时间。放学后,就是足球足球足球。那时候瑞典有个非常有名的足球运动员(尼尔斯·利德霍尔姆),当时在意大利踢球,AC米兰。他是我们的偶像,我们都想成为职业球员,去意大利踢球。我们在花园踢球,在街上踢球,在学校踢球。等大雪降临,足球踢不了了,我们就玩儿冰球,滑雪。然后春天来了,雪走了,足球就又回来了。那个时候,家里没有电视,电脑更没有,只有上学和运动。我成长在一个非常小的村庄,5、6、7千人吧,没什么其他事情做。

  人物周刊:你母亲更希望你学习好。

  埃里克森:是的,她很严格,我必须学习好。

  人物周刊:你在学校时很安静吗?

  埃里克森:我想我是个很安静的孩子。我不是最好的学生,但我也是个好学生。

  人物周刊:你父亲是个忠实的球迷?

  埃里克森:他永远是最忠实的球迷。

  人物周刊:我们采访俱乐部领导时,他们说最欣赏你的一点是你的谦逊和礼貌。你也说过,也许每个教练都有与球员相处的方式,你的方式是尊重。

  埃里克森:是的,每个人特质不同,从你出生到长大,很多事情取决于你去什么学校,父母什么样。我就是我,脚踏实地,也不会试图做一些不符合我的事情。

  人物周刊:我很好奇,你的这个特质是从哪里来的?

  埃里克森:从我父母那里来。我们不是有钱人,我们更不是明星,我们有的就是卑微和谦逊。我小时候没有感觉,从来不觉得贫穷。我有东西吃,有学上,我想要的都有。

  我是个普通人。我身上不普通的地方是我的工作,是工作让我显得不普通——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足球教练。我很幸运,我在瑞典、葡萄牙、意大利、墨西哥、科特迪瓦、中国工作。

  如果你是英格兰国家队教练,不管你自己愿不愿意,你就是会非常非常出名,在整个英格兰,在整个欧洲。是工作招摇,不是我,我没有选择,人们会认出我,随时随地。在中国不是那么多,有一些,但不多。我会去餐馆吃饭,到了假期会去度假,我很喜欢工作。我热爱工作。

  人物周刊:你觉得你的这个特质跟宗教信仰有关系吗?据我所知,你母亲虔诚地笃信上帝。

  埃里克森:嗯,我们生下来就是基督徒,马丁路德教教徒。从某个角度说,我们是教徒。但我们不常去教堂。是的,他们在教堂结婚,在教堂受洗,在教堂举行葬礼。但我们大多数人不怎么去教堂。对我来说,宗教的一部分含义是你如何行为,你如何对待其他人。你要诚实,你要对人友善,要礼貌处世,这就是我的“宗教”,这跟你是穆斯林还是佛教徒无关,因为最重要的事是,你是个好人,不仅对你自己和家人好,还有对其他周围的人好。

  我们都不应该抱怨

  人物周刊:现在广州有两家俱乐部,恒大和富力,这个情景会不会唤起你对往日在意甲的记忆?那时候里皮也在。

  埃里克森:当然了。一个城市有两个大俱乐部是非常好的事情。恒大是现在中国最大的俱乐部了,也是亚洲最大,他们赢得了一切荣誉,是所有其他球队想要击败的。

  我觉得对中国来说,有支队伍能拿到亚俱杯冠军非常好。它为其他俱乐部树立了标准:我们可以做到。不光是我们队,还有山东、北京等等也会努力,那是好事。从来都是这样,有人先做了一次,其他人就会去追随他的足迹。

  人物周刊:你跟里皮的打赌还算数吗?

  埃里克森:我们说了,这个赛季接着打赌。

  人物周刊:你两场比赛都想赢吗?

  埃里克森:(笑)对。他也想赢。

  人物周刊:你说过自己是个固执并痛恨失败的人。有一次失败是小时候社区的“小世界杯”决赛,你输在点球大战了。

  埃里克森:是啊,我有一个球没有罚进去。

  人物周刊:你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心碎吗?

  埃里克森:很难过。但这就是足球里的人生,你有时候就是会丢掉点球,我自己丢过,我看到英格兰丢过,两次,在我执教期间。这也是游戏的一部分。

  人物周刊:你现在能跟失败共处了吗,接受失败?

  埃里克森:你不得不接受。在竞技中,你必须非常非常努力去赢,但只有一个胜利者,你必须努力去接受失败,那很困难。有时你会输,没人会总赢。不管是足球还是羽毛球,你可能会输,你必须学会与它共处。

  人物周刊:你觉得你足球生涯最困难的是什么时候?

  埃里克森:呃……(停了两秒钟)我不知道。有一年的时间,我完全没有工作,我想那是最难的时候。2006到2007年,2006年世界杯结束后我有一年没有工作,我不喜欢那样,早上醒来,想着:我今天做什么呢?

  人物周刊:那你做了什么事情填充你的时间?

  埃里克森:我走了很多地方。我来到中国;我到了阿拉伯国家;我还去了东欧,乌克兰、俄罗斯。但我不喜欢这样。因为我习惯于有紧凑的时间表,早上醒来,9点有会,下午3点要训练,有日常安排,我喜欢这个。因为你是个足球教练,你的生活就应该是训练、开会、新闻发布会、比赛。

  人物周刊:你喜欢让自己保持忙碌。

  埃里克森:当然。没工作,太糟糕。我有份非常棒的工作,因为我从来不会觉得我在工作,我觉得我每天都过得非常快乐。我很幸运。

  人物周刊:这大概是老板们最爱听到的话了。

  埃里克森:作为足球运动员、足球教练,我们都不应该抱怨。你想想,我们做的曾经是我们的爱好啊,我们的梦想。职业足球是好工作,我们通过做我们爱做的事情赚钱,所以我们很幸运。

  人物周刊:小时候有次圣诞节,你跟你朋友玩牌的时候说,你有一天会成名。

  埃里克森:(笑)对,我是那么说过。

  人物周刊:你那时候还没有决定成为一个足球教练吧?

  埃里克森:没有想成为教练,而是梦想成为一个足球运动员。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著名的足球运动员,但我踢得不够好。

  人物周刊:我认为你仍然是最好的教练之一。

  埃里克森:谢谢你。谢谢你。

  人物周刊:你自己确信这一点吗?

  埃里克森:当然我确信。每年你都要向世界展示一下你自己,如果你不亮相的话,人们就不会聘用你当教练,人们会忘记你。我相信我能做好。

  没有乡愁,从不想家

  人物周刊:跟现在的球员交流有困难吗,因为语言或其他原因?

  埃里克森:不会,我们有翻译,没什么问题。当然,如果我会中文的话就更好了。我已经开始上中文课了,但是……太难了!反正,看以后吧。不管怎么样,翻译不错,我们交流得很好。

  人物周刊:现在中文说得怎么样?

  埃里克森: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大概上了四五节课了,但因为新年啊、中国假期啊,我们休息了很长时间,现在是每周两到三次课。我昨天才刚上了一节课。

  人物周刊:所以,目前为止,你会的语言有英语、瑞典语、意大利语,还有……

  埃里克森: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我在那些国家都生活过,所以我得学那里的语言。

  人物周刊:所以你学会中文也是迟早的事。

  埃里克森:我不知道。太难了。它就像一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什么的,基本还是在相似的范畴里。中文完全是另一番概念。一个词有五个完全不同的意思!在英语里没有。我们边做边看吧。

  人物周刊: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在世界各地生活?你有乡愁吗?

  埃里克森:没有,从不想家。

  人物周刊:为什么?

  埃里克森:我不知道。我现在的家在这,在中国,在广州。也许要在这生活两年,谁知道呢?我很喜欢这里。我不需要拥有一个永久的、固定的家,完全不需要。

  人物周刊:但人会感到想家,这是人之常情。

  埃里克森:我不知道。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家)。我每天都跟父亲通电话,几乎每天都跟孩子们通话。

  人物周刊:你的孩子们也到处走。

  埃里克森:是的,女儿在德国,我前天刚跟儿子通话,他在意大利,现在在去伦敦的路上。

  人物周刊:我想他们是在效仿你。

  埃里克森:这对他们有好处。

  英国媒体太坏了

  人物周刊:当你接受迪拜的工作的时候,人们会议论你说,你去那里是为了钱。

  埃里克森:我在那赚的不多。我不是教练,只是技术总监。教练的确可以赚很多钱。我不是因为钱而接受那份工作的。我从来不因为钱而接受一份工作。

  人物周刊:从不?

  埃里克森:从不。如果你是个教练,他们自然会给你不错的薪水。当然在协商的时候你希望能多赚钱。但一旦签订了合同,就都OK了。

  人物周刊:一些成长在贫穷家庭的人,长大后希望过上富足的生活,不见得是他们有多么喜欢钱,只是他们深刻地体会到了,钱作为生活必需品,是多么重要。

  埃里克森:我很幸运,有好的工作,收入不菲。我也很不幸地失去了很多钱。但这就是生活。生活总要继续。到目前为止,我的生活都非常好。

  人物周刊:人们的议论总是伴随着你。你去泰国工作的时候,人们会议论说你接受那份工作是为了钱,或者女人……

  埃里克森:女人?不是,我去泰国工作不是因为女人。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想在中国购买俱乐部,我们的公司总部在曼谷,张罗这件事的两个人,一个来自泰国,一个来自北京。后来这件事没干成。

  在泰国,我被邀请去看了一场比赛。那个俱乐部的老板问我,赛季还剩下两三个月的时间,我愿不愿意来帮忙?请帮帮我们。我说可以啊,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工作,我可以干到赛季结束。我在那里呆了三个月。

  人物周刊:但有些媒体或者大众好像总喜欢议论你的八卦。

  埃里克森:那些都是英国媒体。我不在乎。他们总是批评名人,如果可以的话。你得学着去接受。对我来说不是个问题,我不真的在意那些。

  人物周刊:在英格兰做教练的时候,是不是要有大概60%的时间和精力来应对媒体?

  埃里克森:没有,不会有60%那么多。但是作为英格兰的教练,你是要不时的面对媒体,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有很多新闻发布会,赛前赛后的,很多比赛。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人物周刊:我觉得最恐怖的事情是他们黑了你的手机。

  埃里克森:是的,那是犯罪。

  人物周刊:你觉得中国媒体怎么样,跟中国记者打交道感觉如何?

  埃里克森:但现在为止,完全没有问题。

  人物周刊:你也说过,你不喜欢别人讲你的故事,要么说的是假话,要么不够了解你。

  埃里克森:如果你在意大利、瑞典、葡萄牙、中国,媒体对你的私生活很尊重,他们基本不会去写你的私人生活。但英国,完全不同。他们对隐私的挖掘很深,他们付钱给说我坏话的人,有几家报纸,其中一家你应该听过:世界新闻报,他们太坏了,好像已经停刊,还在为写了不实消息打官司。

  人物周刊:从你的书里读到的你似乎敏感、情感丰富、温柔,但也有人说你是铁面教练,非常严格。哪一个是真正的你?

  埃里克森:在私人生活领域,我不冷酷,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但在工作上,我的情绪不外露,我们要保持冷静,去分析足球比赛,我觉得这很重要,你镇定、专注。私生活就不同了。

  人物周刊:在工作和私人领域是完全不同的人?

  埃里克森:我认为应该不会完全不同,只是有一点不同。

  人物周刊:你的AB面。

  埃里克森: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有AB面。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