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群众体育

引领·人物 | 强子:盲人攀登者的眼睛,照亮珠峰之路

2022-01-11 08:55:17 来源:川体在线 编辑:梅艳萍

8848.86米。世界第一高峰。

2021年,人类攀登珠峰100周年,同时也是第一位盲人攀登珠峰的20周年。这一年,亚洲第一位、世界第三位登顶8848.86米珠峰的盲人攀登者张洪被载入史册。在张洪的背后,在离太阳最近的地方,接受的是最冰冷的考验!成就盲人张洪成为登顶世界最高峰亚洲第一的人,也注定会让中国攀登者们的故事更加厚重。他,就是拥有中国登山协会高山向导、Wildness First Responcer国际野外医学协会第一响应人、WEA Outdoor Leader美国荒野教育协会户外领队、ACA Canyoneering Leader美国峡谷探险学院领队、中国航空运动协会滑翔伞飞行员、第13届金犀牛“年度突破”提名等无数头衔的奇人——强子。

“作为盲人攀登者向导和攀登引领者,身份和角色不是独立完成个人的高峰攀登,而是承载着受托者的全部信任,我们之间是融为一体的默契。”强子在接受川体在线采访时这样说。

2021年12月时近年底,恰逢四川省百万群众体育引领员工程在成都启动,作为一个资深的探险家,引领辅助成就中国第一位残疾人攀登珠峰、辅助成就世界上年龄最小(7岁)攀登者登顶攀登法国南针峰的高山向导,强子以他不凡的经历诠释了“运动不止,引领无界”的生动含义。同时,他也很开心地加入群众体育引领员队伍,引领之路即将开始新的旅程。

 

让世界看见我

2021年5月24日北京时间11时,中国盲人张洪在团队向导的协助下,从珠穆朗玛峰南坡成功登顶,成为亚洲第一位登上珠峰的盲人。45岁的后天视力障碍者张洪和40岁的高山向导强子,在这一天共同创造了两个男人的奇迹。

然而,与想象中登顶高峰时应有的欢呼、骄傲、呐喊、泪流满面的画面相悖,盲人张洪在登顶8848.86米的世界第一高峰的时刻,一切反而过于平静,平静得耳朵边只有呼烈烈的山风。站在离天空最近的地方,张洪站定挥舞双手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然后快速脱去手套用双手去触摸脚下的冰山雪地。他用无声的动作去触摸世界,也为纪录片《让世界看见我》留下最真实的影像。站在张洪背后的另一个男人强子,此刻则极为冷静地按照计划部署下撤。

“上山容易下山难。在8000以上的高峰,1/3的消耗用于登顶,1/3的消耗用于下撤,还有1/3是体能的科学分配。”强子对团队辅助张洪成功登顶珠峰的流程进行了拆解。

张洪与强子的交集源于断腿登山家夏伯渝。2016年,时年67岁的夏伯渝在强子及其团队的辅助下完成哈巴雪山5396米登顶,两年后他又成功地登上了珠穆朗玛峰,成为了中国第一位登顶珠峰的残疾人。

主角光环的背后,强子和他的高山服务团队也在圈内声名鹊起,山友们惊喜地发现,原来2017年带领7岁女孩登顶法国南针峰、创下世界年龄最小者登顶记录的高山向导也是强子!

2019年通过夏伯渝老师引荐,张洪与强子因为同一个梦想而结识。起初,强子并没有太大把握两人能完成珠峰登顶,因为在此之前已经有过慕名而来的盲人,试图在强子的辅助下去尝试完成这样一次攀登,在了解对方没有任何登山经验的情况下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而出现在面前的张洪却不一样,在涉藏地区工作生活了七八年,作为一名医学专业毕业并从事康复治疗工作,并历经生死考验的人,张洪用自己与命运抗争的经历和坦诚最终感动了强子,也最终成就了两人的传奇。

 

山高人为“疯”

“户外不是冒险,而是探险,为了目标会做很多细致的准备,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强子说,“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追求,当然你不一定要用攀登珠峰这种方式证明自己,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而我个人的选择就是,登山属于生活,生活属于自己。”

强子本名陈涛,1981年出生在河南信阳。1996-1999年他曾在武警部队服役,转业后进入深圳市邮政局,端上了人人羡慕的铁饭碗。但对向往户外的强子来说,他的心思在于如何科学地计划自己的假期。起初是两个周末前后一天两天拼搭,一场徒步旅行也还勉强足够。2012年,29岁的强子接触到人生第一座高山——四姑娘山,此后便疯狂地爱上了攀登,云南、四川的高山他几乎都要尝试一遍。这个时候,他的假期已经无法匹配一个重度登山痴迷者的疯狂要求。为此,强子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开始了专业户外登山之旅。为了方便自己登山和聚集志同道合的山友,强子成立了他的雪山攀登和户外培训机构,并先后组织策划了数十场有影响力的大型户外活动——

2015年,哈巴雪山“新起点·新体验”首届登山大会,60名队员中有58人成功登顶;

2016年,贡嘎山·那玛峰首届登山大会,央视《自然的恩典》纪录片全程跟拍;

2017年,玉珠峰首届“山梦同在”登山大会探寻新的参与模式取得成功;

2019年,凯岳女子登山队玉珠峰海选60人;

2021年,中国盲人张洪攀登珠峰带队教练,拍摄成纪录片《让世界看见我》;

......

 

期间,他也顺便刷新了个人攀登的新高度:

5276米 四川·四姑娘山登顶5次;

5355米 四川·四姑娘山登顶2次;

5398米 四川·玄武峰登顶2次;

5430米 四川·半脊峰全程16小时速度攀登;

6178米 青海·岗什卡雪峰登顶3次;

7546米 新疆·慕士塔格峰无氧攀登5次;

8163米 尼泊尔马纳斯鲁峰无氧登顶1次、有氧登顶2次;8516米 尼泊尔洛子峰无氧登顶1次;

8848米 珠峰南坡8700米下撤......

这还不算,山高人为“疯”的强子在无声无息中竟然捎带着就完成了多个高山滑翔伞飞行:

2018年5月哈巴雪山首飞, 8月玉珠峰首飞,10月那玛峰首飞,2019年9月马纳斯鲁峰大本营首飞,2020年5月四姑娘山大峰首飞。

 

将大运会会旗插上珠峰

强子说他心中还有一座“高山”,那就是他的偶像——登山皇帝莱因霍尔德·梅斯纳尔(意大利)。在他眼里,梅斯纳尔是当代最伟大的登山家。1978年,34岁的梅斯纳尔在攀登了两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后,一个人在没有携带任何供氧设备的状态下成功登顶珠峰,写下了人类登山史上的第一次。而随后10年内,他征服了世界上所有14座海拔在8000米以上的山峰。

强子说,梅斯纳尔无氧登顶14座高山的记录是他的目标。截至目前他已经完成了2座高山的无氧攀登,离理想还有12座高山的距离。他将来的计划是“以山养山”筹集登山经费完成攀登理想。

强子介绍,接下来的2022年还将有一项重大任务,即续缘“大运会”,完成未完成的使命——将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会旗插上珠峰。强子称,受成都大运会组委会委托,他已经成功“预演”了携带大运会会旗登珠峰,但因疫情原因,赛事又推迟到2022年。强子希望2022年能不辱使命,正式将大运会会旗插上珠峰,完成这件有意义的大事!(龙晓)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