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规则 马拉松跑成闹剧

www.scol.com.cn (2018-11-20 09:26:26)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梁庆褚鹏  

  11月18日举行的2018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出现了在运动员冲刺时赛事志愿者两次进入赛道,向中国女选手何引丽递国旗的一幕,打乱了她的比赛节奏,最终她以5秒之差无缘冠军。而赛事的混乱还不止于此,参加苏马的部分半程马拉松跑者在完赛后竟被组委会告知完赛奖牌发没了。一场人力、物力花费巨大的马拉松赛事最终演变成闹剧,是组委会等有关方面不尊重马拉松规则而引发的后果,值得深思。

  进入赛道递国旗引争议

  本次苏州太湖马拉松在细雨中开跑,共有来自37个国家和地区的30000名选手参赛。争议出现在女子组比赛的冲刺时刻。在还剩大约300米的时候,中国选手何引丽正拼尽全力与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贝拉争夺冠军。此时,先后有两位赛会志愿者进入赛道,向何引丽递国旗。第一位没能交接成功,另一位干脆拿着国旗站在赛道中间,硬塞到何引丽手上。

  由于志愿者站在赛道中间,也就是两位选手的必经之路,阿贝拉不得不绕路向前。何引丽接过了国旗,但是由于下雨天国旗已经变得湿漉漉的,再加上长时间的摆臂,胳膊变得僵硬,何引丽最终没有拿稳国旗,国旗被“甩”在地上。这一个插曲,也打乱了何引丽的冲刺节奏。

  马拉松赛道禁止随意进入

  那么,在赛道上向选手递国旗,是马拉松比赛礼仪的一部分吗?国际田联规则规定,在马拉松比赛终点前,谁也不能冲上赛道。很多比赛会有观众从场外把国旗扔进赛道,由运动员接住,或是运动员主动从场边的观众手中拿走国旗,但并没有志愿者进入赛道递国旗的先例。

  按国际田联相关规定,马拉松赛终点处,只允许两名工作人员手持横幅迎接冠军,包括裁判长在终点前也不能踏上赛道。一位马拉松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赛道只有裁判员和运动员可以进入,其他人只能在赛道两侧给运动员递东西,志愿者也不能踏入赛道。

  何引丽作为国内著名马拉松选手,曾多次在马拉松赛中夺冠,她披着国旗冲过终点线的照片,在网络上也很多见。但即使在中国马拉松专业领域,对是否应该递送国旗的问题,也有不同看法。有专业人士表示,理解赛事主办方安排的志愿者递送国旗的环节,但是在竞争激烈的时候,绝对不应影响选手的节奏,如果领先三五百米,也就没问题了。

  部分选手未拿到完赛奖牌

  在只有参赛运动员和裁判才能进入的赛道,主办方连续放进志愿者追逐未完赛的运动员,但这却不是当天唯一的不专业行为。

  本次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包括全程马拉松和半程马拉松赛。在半程马拉松比赛结束后,有跑者发出视频,称自己完赛后没能拿到主办方颁发的完赛奖牌,有愤怒的跑者甚至在赛后领物区高喊“奖牌!奖牌”!

  一位跑友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虽然完赛时间比较靠后,但也是在关门时间之前抵达终点的。“冒雨跑了两个多小时后告诉我们完赛奖牌发完了,而且完赛补给包也没有了,这谁能接受?”跑友质疑道。对于在雨中淋湿的跑者来说,赛后连毛巾和饮水、食物都没有得到,这肯定是一次遗憾的跑马经历。

  马拉松规则必须尊重

  志愿者站在赛道中间硬塞国旗,面对完赛跑者声称奖牌已经发完,这样的行为显然与高水平马拉松赛格格不入。

  事实上,两位递国旗的志愿者也算无辜。二人只是忠实完成有关方面交办的任务,可惜指挥者并非马拉松专业人士,递送国旗的目的也不是以帮助运动员顺利完赛为初衷。

  不得不承认,现在国内马拉松比赛虽然越来越多,但组织者在把赛事做大做强的同时,对细节依然缺乏把控。好的方面是,随着这起事件引发争议,未来赛事对运动员在终点线前的保护势必会加强,马拉松赛道的严肃性必会得到强化。正像中国马拉松热初期,每年都会发生多起跑者猝死事件,但随着全民对马拉松赛事安全问题的关注,如今大型马拉松赛已将体检和AED心脏抢救设备、急救车和急救人员作为赛道标配,显著减少了猝死事件数量。

  如今跑马名额一票难求,马拉松赛事貌似稳赔不赚,其实仍有危机。想要办好一场马拉松,让跑友满意而去,赛事组织者还需要读懂马拉松,尊重马拉松规则是根本。

  文/本报记者 褚鹏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